【知識產權 貿易】專利大趨勢

2019-06-17 11:43:26 45

【知識產權 貿易】專利大趨勢


專利的存在不是孤立的。專利大勢融于經濟與國際大勢,從中可以解讀出中國專利發展之前世、今生、來世。世界格局在變,專利大勢已成。由于先天和歷史的局限,我們常陷于以割裂的眼光帶有成見地認識專利問題。修正好這些認識將有助于我們走出誤區,把握好歷史機遇,搭好中國發展的快車。這對產業界,尤其以技術為命脈的科技產業具有更大的實際意義。

專利強保護是大勢所趨。專利保護的未來將更具有開放性和想象空間。

國際大勢

2016年標志著歷史進入了更替的關節點:特朗普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獲勝;英國全民公投決議脫離歐盟;中國經濟悄然渡過了至暗時刻。

之后,新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按照既定方針行事。2018年,當特朗普依“美國優先”的原則推進逆國際化時,中國告訴世界我們的大門會越開越大,歡迎大家搭乘中國發展的快車。美國先發起了301調查,認為中國在貿易中有侵害美方知識產權的問題,隨后利用自己的優勢地位重點狙擊中國制造2025這一科技興國戰略而發起貿易爭端。

此為當前大勢。

中國自強的驅動力源自科技興國戰略,科技和專利處于焦點之上。自中國開始開放自強至今,科技興國戰略的實施總體處于以學習追趕為主的階段,我們總體處于科技落后的位置。現在,我們已經在實現趕超的關節點上。我們終將進入科技興國戰略的新階段——作為科技領先者引領發展的階段。

中國的專利制度從誕生之日起便有機融入了中國的科技興國戰略,也隨之進入了發展轉折的關節點。這便塑造了中國專利之過往、現在、未來。

催生弱長

專利是泊來品,中國在原本國有主導的環境下,不存在對專利制度的內生需求。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中國開始開放自強,為融入國際市場而推進市場化改革,需要配套建立市場規則之下的專利保護制度。如此,催生了中國現代專利制度的建立。1984年中國專利法立法通過,次年開始實施。缺乏內生需求的驅動便是造成專利在中國的成長發展存在先天不足的歷史原因。

應運而生的專利行業經歷了幾十年迅速成長,但對專利的積累和提升更多地在法律和技術屬性方面。專利最為根本的商業屬性成為了我們最大的軟肋。此問題的形成首先緣于前述先天不足。

這一先天不足并沒有獲得利于彌補的后天成長環境。最利于專利能力迅速有效成長的環境無過于專利具有高度話語權的市場化商業環境,即給與專利強保護,由市場倒逼,在實戰中優勝劣汰。但就當時而言,專利強保護的最大得利者是技術和專利儲備豐厚、專利商業運用經驗豐富的超級玩家,我們只會深受其害。

提升技術和專利儲備以及建設專利能力需要時間。其中最為基礎的還是提升科技水平,須面對中國相對落后的現實,抓緊實施以學習追趕、縮小差距為主旋律的科技興國戰略。這亦需要寬松適度的專利保護環境。

總之,專利保護力度的加強宜與一國總體技術和專利儲備增長的現實情況相適應,否則會出現嚴重失衡。

這是中國專利催生弱長的背景和過程。

拔苗助長

我們并不準備一輩子追趕提升,科技興國戰略所面向的未來是我們終將實現超越并引領世界。當我們處于引領階段時,專利保護的建設亦應與之適應并加以強化。執法力度在很短時間內即可有效加強,但專利能力的建設絕非一日之功。所以,我們真正的難點在于:在不利于專利能力建設的商業環境之下,如何有效建設和提升專利能力,為未來做準備。

于是,廣受業內人士詬病的拔苗助長式專利激勵措施得以長期存在。詬病主要在于,大手筆的專利激勵耗費了大量財力,而收獲的是海量垃圾專利。盡管這的確是一方面的事實,但如果全面而非割裂地審視問題,我們會發現巨額投入的長期系統性專利激勵措施在現實不利的環境之下以合理的代價取得了預期的總體效果,是成功的:對專利的認識迅速普及的同時建立起了成規模的基礎專業隊伍。垃圾專利也非全無用處,豎個稻草人嚇嚇鳥也有用。整體投入遠沒有看起來那么多,因為肉爛在鍋里,起到了復合拉動經濟和就業的作用,投入的相當一部分還會以稅費的形式回饋財政。激勵措施也在根據形勢變化適時調整,從最開始簡單粗暴的無差別資助,到公眾認識提升之后的精耕細作,針對高質量專利、專利高端應用和高端能力建設提供定向支持。因而,全面看來,我們的專利激勵措施是有遠見的,在困難不利的環境之下付出了代價,取得了成功。

大勢轉換

2016年開始進入的更替關節點,也是中國專利大勢強弱轉換的關節點。中國長期的韜光養晦已經有了豐碩的積累和成果,才能開始從追趕到實現超越最終引領的轉換。相應標志就是美國開始利用優勢地位重點狙擊中國制造2025這一科技興國戰略而發起貿易爭端。因為我們追得夠近了。

如此,既然專利保護力度的加強宜與一國總體技術和專利儲備增長的現實情況相適應,中國專利大勢強弱轉換的關節點就到來了。實質性強化專利保護即是大勢所趨。因為我們積累得夠強了。

經濟上強弱變化的標志其實就在美國關門而中國開門這一關一開之間。當今世界的經濟秩序是西方發達國家打造的。他們的文化從根本上重商,市場經濟信奉不受干預的開放自由的市場。相應,他們歷來倡導開放市場、自由貿易和經濟全球化。但為什么現在又要反全球化呢?

很簡單:開放市場和自由貿易奉行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強者依靠在資本、科技、武力這三件利器上的優勢,在開放市場中收獲超額利益,再以之滋養和保持自己的優勢。資本、武力的玩法比較明顯,而科技,除了給領先者提供更高級的武器和資本玩法,發力點至少還在于在貿易中利用知識產權從落后者身上收獲利益。

然而,這盡管看似完美,但還是出了問題:美國沒能成功保持絕對優勢,中國要趕超了。叢林法則、開放市場是倒向強者的。于是有了美國要關門,中國要開門。這已經是大勢。

開放市場所奉行的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其實就是中國老祖宗所講的霸道。而中國人很早就已經看破:“以力假仁者霸,以德行仁者王”。霸得一時,王得長久。這種中國傳統智慧反映的是一種歷史規律,它無法依靠西方科學家和經濟學家所能接受的嚴謹科學方法來證明,這是科學和西方思維的遺憾,但不會是歷史的遺憾。

中國文化至少傳承了七千年,絕非僥幸。中國文化屢經“不絕如線”的重大歷史危機,每次危機之后又會走向一個新的繁盛的高潮。最近一次就是近代資本主義興起。按大歷史的節律,一輪周期三四百年左右。只知霸道而不懂王道的文明,我們在歷史風云之中已經歷過太多了,能夠盛極一時至掃蕩天下,但天數一盡便灰飛煙滅,原只是匆匆過客。我們還在。

面向未來

2017年11月8日下午,第一次訪華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了飛機便被接到北京故宮。中國領導人在那里迎接了他,并領著他參觀了故宮太和殿。中國領導人向特朗普講解了“太和”。 “太和”中包含著中國文化和哲學思想的核心。“太和”出自易經第一卦,乾卦。乾為天,乾坤的乾。“太”包含著太極,也指一陰一陽之謂道。“和”為中和。天道中和的思想受中國人崇尚,包含著中國人信奉的王道。自唐乃至更早,中國歷來是國際事務中負責任的大國。此中的意思是,中國崛起是和平崛起,中國的強大不是對國際社會的威脅,中國不會恃強凌弱,不會行霸道。說白了,不會與歷史上其他強國相同。中國領導人在這樣的時機以這樣的方式與特朗普溝通,自有深意。文化不同,認知和理解也不同。特朗普既不理解也不買賬,轉過年來就開始301調查和加征關稅了。

專利未來發展的進程和方向其實也已經清楚了。

無論貿易爭端如何發展,中國的大門將越開越大,中國與世界將連接得越來越緊密,市場化、法制化的發展必將越來越深入,與之配合的專利保護必然也將實質性地大大強化。中國有這種底氣,來自于我們科技實力的傲然積累和進步。這是我們,尤其面向未來的企業必須積極面對和順應的大勢。

長遠來看,當中國引領全球科技進步的潮流時,專利保護制度必然重新定位。在此前經濟格局之下,專利制度第一位的功用是作為領先者收獲利益的工具,實在是“損不足以奉有余”。

當美國大叫美國優先時,中國以更開放的胸襟敞開大門歡迎大家來搭車。可以想見,中國理想下的專利制度在有力保護原創發明人利益的同時,也會充分發揮科技推動社會進步之公益性的那一方面,讓先進的技術更好地發揮作用造福全人類。整個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的前途亦復如是。

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道德經 第七十七章

红姐一肖中特准